我理解的长期主义

什么是长期主义

长期主义者的英文单词是long-termist,牛津词典的网站给出的定义是:基于长期的目标或结果而行动或制定决策的人,采用长期观点的人。

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词汇,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被英国的《金融时报》使用。

它的传播要归功于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(Jeff Bezos),他在1997年给股东的第一封信中就明确提出:一切都是关于长期价值的。并基于长期价值,提出了一系列亚马逊的经营、决策和投资原则。接下来,随着亚马逊火箭般的崛起,“长期主义”这个词迅速传播开来。

怎么理解长期主义

短期主义

和长期主义对应的一个词是“短期主义”,先说说短期注意的几个特征吧。

  • 追风口:比特币火的时候赶紧买比特币,P2P火的时候赶紧搞投资理财,房价上涨的时候赶紧炒房。总是幻想着发一笔横财、割一波韭菜、收一笔智商税,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实现“财富自由”。但往往中间的“概率事件”过多,可能有那么几个小概率得逞;而大概率都是失败的,这也是“这类风口为了塑造案例”让更多的人入坑的道理。
  • 求速成:想快速致富,看到别人创业成功,希望自己也可以像他们一样,但是我们中的很多人只关注到了最后的结果,却没关注前面艰辛过程,或只看到了成功者,却没看到无数失败者,所以自己想要马上有成绩,但真正有价值的事情,往往需要耐心,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,绝不仅限于那一刻。
  • 不自律:想要学好英语,但背了几天单词后,放弃了;想要早起学习,坚持了一周,发现还是睡懒觉的感觉舒服,放弃了。设定运动目标,跑了几天步,觉得没有必要,放弃了。不懂得延迟满足,想要马上获得快乐的感觉。

长期主义不仅仅是坚持

坚持不懈地把客户放在第一位,不赚快钱;坚持不懈地做品牌,不搞流量;坚持不懈地努力,不搞投机……如果这些就是“长期主义”的定义,那么长期主义者就是我们身边那个一辈子没发财、没升官的老好人。

假设你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,正在玩一个掷骰子的赌博游戏。规则是这样的:荷官投掷筛子,每个骰子的点数都对应100万美金,投掷出1点就是100万,投掷出6点就是600万。你押对点数,就得相应的钱;押错点数,就扣除点数相应的钱。比如,你押这局会出4点,但是打开之后是1点,你就赔了100万。但是如果你押6点,打开也是6点,你就会赚600万。问题来了:如果荷官已经连续6次没有掷出6点了。你愿意在下一次押6点吗?如果押对,就有600万,押错就赔600万。凭直觉有些人会觉得下次出6点的概率更大,但实际情况是:不管荷官之前投掷出几次6点,他下一次开6点的概率永远都是六分之一。

其实,我们的人生就像这个赌场游戏一样,你的每一样选择,再不为你带来收益,再不为你带来危险,而往往都是收益越大,风险越大。
概率分布
这张图是我随机模拟了掷骰子出现6点的概率分布。我刚开始掷骰子时,可能会有一段时间里,投出6点的概率是远高于六分之一的,但是随着我投掷的次数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多,出现6点的概率会越来越接近六分之一。

我认为这张概率分布图,才是对“长期主义”最好的解答:只有把时间拉长,我们才能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里,得到确定的答案。我们只有长期地看赌博游戏,我们才能看出,短期赚到的钱很多是因为运气,只有长期赚到的钱才是实力。

“长期”不是时间维度

“长期”是个什么概念?多长才算是“长期”呢?5年、10年、还是20年?这些答案都不对。
就算你把时间轴拉长到100年、1000年,这个周期够长了吗?但这个答案依然是错的。因为“长期”的单位不是“年份”,而是“周期曲线”。

“长期”的定义是:“长期”是世界上的事物发展的波动周期,而不是时间上的长短。时间上的长度,只是它看起来的样子而已。

那么,如果“长期”的单位是“周期曲线”,长期主义者如何锁定真正的长远目标呢?
第一种“长期主义”,是识别事物在时间线上的“走向”。
长期主义的确是一种价值观,但是其实它更是一种方法论。价值观只要你守住自己就行,但是方法论需要一定的智慧,不是你想达成就能达成。

雷军雷总在接受采访时,曾表达过一种观点,他的大意是:之前他是公认的“劳模”,一周七天996,全年无休,但是金山的成就并不如阿里。他说他看马云天天云游四方,看上去并不如自己努力,为什么比自己强?他因此得出了著名的理论——“风口上的猪”。

事物在时间线上的走向

一个人如果想成为长期主义者,他首先得学会“夺势”,你必须能看穿事物在时间上的发展脉络,你才能选择到底往哪个方向长期走下去。长期主义者,不止是一头耐力十足的老黄牛,在成为老黄牛之前,他首先是一个预言家,正确地判断未来,才可以坚定地努力下去。长期主义者,不是用努力去搏未来,而是判断未来之后,像傻子一般努力。

第二种“长期主义”,是要区分“大周期”和“小周期”。
真正的周期
一个漫长的时间周期,是由无数个上下波动的小周期组成的,这些小周期常常会让你误判,让你分不清大周期的拐点到底在哪里。

为什么需要长期主义?

罗振宇说:“只有长期主义者,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。”
张磊说:“长期主义不仅仅是一种方法论,更是一种价值观。流水不争先,争的是滔滔不绝。”
陈春花说:“越是变化,越是需要长期主义。”
很多人说:“高手都是长期主义者。”

看远一点,才能开直线

新手司机开车的时候很容易跑偏,主要是因为视线范围窄,汽车跑偏自己浑然不知,我们在驾校的时候,教练会告诉我们:“开车时把视线放远一点,是汽车开成直线的最有效方法,尤其是在非常旷阔的路面上。”

跨越周期,慢慢变富

我们往往高估了一件事情的短期价值,而低估了其长期价值
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曾经问投资大佬巴菲特: “你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,为什么大家不直接复制你的做法呢?”。巴菲特说:“因为没有人愿意慢慢地变富”。这段对话很有哲理意味,我们过于关注短期回报,而忽视了长期主义的价值。

只有长期主义者,才能“必然”取得最后的成功;非长期主义者,只能得到“偶然”的成功,然后在一次次基本概率事件下,归于平庸。

如何成为长期主义者

用长期的视角去观察思考

罗振宇在2018-2019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演讲中说:“虽然这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,但是你可以用自己的超级确定性,来对冲外界的不确定。”

所谓的不确定,大多是短期的波动;而长期主义者着眼点是趋势,与长期的大趋势相比,短期波动几乎微不可察。比特币自2011年2月第一次达到和美元等价,至2020年11月的18,000美元,期间经历过多次大起大落,但大趋势是上涨了近2万倍,回头看开始的头两年,2011年2月从1美元涨到2011年6月的32美元,又跌回2012年2月的2美元,又涨到2013年1月的260美元,3天内又跌回46美元,2013年10月又涨到1100美元……这些波动在当时是多么令人惊心动魄,但放到近10年的大趋势里,几乎已变成最底部的一条直线。

选择值得长期去做的事情

李笑来在《通往财富自由之路》中提出一条公式——“注意力>时间>金钱”:
钱不是最重要的,因为它可以再生;时间也不是最重要的,因为它本质上不属于你,你只能试着与它做朋友,让它为你所用。你的注意力才是你所拥有的最重要、最宝贵的资源——从这个角度望过去,人生其实是公平的,因为你的注意力确实是你自己可以做主的,除非你自己放弃。

用一生去定投自己的选择

找到值得长期做的事情不难;难的是拥有非凡的耐心,长期去做那些值得长期去做的事情。没有耐心的人,更容易选择“终点式思维”,他们希望快一点完事儿,快一点看到结果。你是不是也曾和很多人一样,在新年开始时做过计划:今年要坚持跑步、今年要坚持读书、今年要养成按时作息的习惯……也像模像样地做了几天,然后发现要做的太多,某一天忘了其中的一两件;又过几天,还没有感到有成效,不知不觉又懈怠了几件;再过几天,你只是偶尔想起这个计划,充满愧疚地去补做一下;接下来,你渐渐地忘了这个计划……等到来年的开始,你又开始下决心:不能这样,我要做个计划了!

参考资料


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SA 4.0 协议 ,转载请注明出处!